2018 UCI公路自行车世界锦标赛冠军:亚历杭德罗•巴尔韦德

2018年10月19日

Alejandro Valverde
©SWPix

他曾多次奋战于UCI公路世锦赛的漫漫长路,也曾多次与金牌失之交臂。这一次,他超越了年轻有为的罗曼-巴代特(Romain Bardet)和大器晚成的迈克尔·伍兹(Michael Woods) ,终于在他38岁的时候,不再与金牌擦肩而过。亚历杭德罗·巴尔韦德(Alejandro Valverde),2018年的UCI公路自行车世锦赛冠军。

2005年,他在自己的家乡马德里获得银牌。随后又于2006、2012、2013及2014年拿下铜牌。这一次,他是最快的。这也是自2004年奥斯卡·费雷尔(Oscar Freire)三度夺冠以来,西班牙人在男子精英公路赛中收获的首枚金牌。

Alejandro Valverde
©SWPix

赛后,他百感交集:“真是不可思议,我为此奋斗了这么久,我必须感谢团队所做的努力,这项荣誉也是属于他们的。”

“最后300米,我知道是时候冲刺了!美梦成真的那一刻,言语已经无法表达我的心情。”

“最后一公里的时候,我在想什么呢?这些年来,这么多人支持我。我只知道,这次我不能再错过。”

这是公路世锦赛历史中最难的赛道之一,上Höttinger Höll坡道时的陡峭程度令人胆战心惊,接着又是一段急下坡。回到因斯布鲁克,巴尔韦德和其他知名车队常常采用“伺机而动”的战略。在周日温暖干燥的天气中,比赛起点设在库夫斯坦镇,188名选手缓慢驶出,11名选手不久之后就脱颖而出,领先优势高达19分钟,之后一些强队才开始发力追赶。

法国人、奥地利人、英国人和西班牙人逐渐缩小差距,带头车队的领先地位逐渐削弱。他们在七公里长的伊格尔斯山上你追我赶,在23公里的奥林匹克赛道上有七人开始显露出优势,卫冕世界冠军彼得·萨甘(Peter Sagan)很快就退出了竞争。

倒数第二圈时,英国的彼得·肯诺(Peter Kennaugh),比利时的格雷格·范·阿韦马特(Greg Van Avermaet)和意大利的詹保罗·卡鲁索(Gianpaolo Caruso)展开了激烈争夺。当大集团冲过因斯布鲁克的终点线时,仍然只有两名车手 -范加德·斯塔克·拉恩根(Vegard Stake Laengen)和阿斯格林·卡斯帕(Kasper Asgreen)遥遥领先,后面的车手甚至连进攻的机会都没有。

不过僵局终于打破了,意大利人在上伊格尔斯坡时被两名斯堪的纳维亚车手甩在了后面,然后第三名丹麦的迈克尔·瓦尔格伦(Michael Valgren)冲到了最前面。在40名选手的追逐中,2018年阿姆斯特尔黄金赛冠军获得了30秒的优势,队伍冲回了因斯布鲁克。那时,像文琴佐·尼巴利(Vincenzo Nibali)、2014年世界公路冠军迈克尔·科维亚特科夫斯基(Michal Kwiatkowski)和环西冠军西蒙·耶茨(Simon Yates)早已没有了踪影。

在上Höttinger Höll坡时,巴尔韦德还有一定距离的领先。但最大坡度达到28%,以及法国队紧追不舍,他开始落后。尽管上坡路段越来越陡峭,骑行越来越简单,但是巴代特、伍兹和巴尔韦德成功地快速缩短了与孤军奋战车手的距离,意大利的詹尼·莫斯孔(Gianni Moscon)和荷兰车手汤姆·迪穆兰(Tom Dumoulin)成为最后被这三人击败的车手。

最高时迪穆兰被拉开了大约15秒的距离,领先的三人在下坡时采用了战术队列,由巴尔韦德负责指挥。不过,迪穆兰没有放弃,荷兰车手死死咬住差距,确保距离不被拉大,他将在公路上发起反击。

终于,迪穆兰在最后两公里处缩小了与巴尔韦德、巴代特和伍兹的差距,甚至在接近终点线时试图反超。不过,巴尔韦德迅速追上,压制住了对手的攻势,开始了最后300米的冲刺。

凭借自己在冲刺方面的丰富经验,胜利的天平倒向巴尔韦德,15年的UCI路世界锦标赛生涯,西班牙人终于取得了最后的成功。

男子精英组领奖台

©SWPix

新浪微博

男子世巡赛末站精彩回顾

女子世巡赛末站精彩回顾

有机会获得UCI精美奖品,更有车手签名彩虹战衣等你夺取!

一项世界记录被打破,四个世界冠军诞生

新生代主力军荣耀世界舞台

第一轮UCI自由式BMX自行车赛在日本广岛开赛,东道主选手离领奖台仅一步之遥

本次比赛吸引了30个国家参与,其中有17个国家的运动员获得奖牌。

从1958年第一次将女子场地自行车赛纳入比赛项目以来,到2018年, UCI场地自行车世锦赛已经走过了60年。

来自比利时的JOLIEN D’HOORE 和LOTTE KOPECKY创造了UCI场地自行车世锦赛女子麦迪逊赛的第一个记录。

对于新车手来说,脑海里经常会浮现一个疑问:为什么所有的赛事都是逆时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