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洁体育

纯洁体育

©Graham Watson

作为世界反兴奋剂条例的签署方,UCI在保护干净运动员方面起了带头作用。其反兴奋剂活动的独立性得到了充分的保障,反兴奋剂工作项目的稳健性和有效性也得到了证实和不断增强。2013年9月启动的UCI反兴奋剂工作深入改革一经实施,便迅速获得了良好的反响。

 

参与自行车运动反兴奋剂工作的主要组织包括:

 

自行车运动反兴奋剂基金会(CADF)

自行车运动反兴奋剂基金会(CADF)是自行车运动反兴奋剂工作的中心组织,获得了ISO认证,并且独立于UCI。CADF由UCI授权:

  • 代表UCI制定和执行兴奋剂检查策略;
  • 开展全面的赛内和赛外兴奋剂检查,发现违禁物质和方法;
  • 调查和情报收集;从执法部门、反兴奋剂组织和其他渠道收集信息,建立一个以情报为主导的体系;
  • 管理并不断完善运动员生物护照(ABP)项目;
  • 为UCI反兴奋剂法律服务部(LADS)提供支持;
  • 为治疗用药豁免(TUE)委员会提供行政管理支持;
  • 培训自行车运动反兴奋剂基金会兴奋剂检查官(DCO);
  • 培训自行车团队和车手熟练使用现有的相关在线平台(ADAMS, ALPHA);
  • 在研究、教育和预防方面发挥咨询作用

2013年9月,自行车运动反兴奋剂基金会(CADF)的管理层完成了更新与重组,此后,基金会的独立性明显加强。新组的自行车运动反兴奋剂基金会(CADF)由著名的反兴奋剂专家Rune Andersen先生担任主席,3位独立于UCI成员的参与其中,他们分别是法律专家Christophe Misteli、 Thomas Capdevielle,金融专家Yvan Haymoz。

同时,UCI也以合同的形式明确了CADF在兴奋剂检查战略和反兴奋剂活动方面的工作重点。由CADF负责每季度向理事会和UCI完成一次汇报。

欲了解更多关于CADF的信息,请访问:www.cadf.ch

反兴奋剂法务部(LADS)

LADS在2013年10月成立,由法律专家组成,负责通过CADF在运动员出现兴奋剂违规行为时进行汇报,并就情节轻重,裁决是否取消车手参赛许可证等相关问题。

在2013年10月之前,由UCI的法律顾问组织为相关兴奋剂案件提供服务和基本的管理。现在为了保证这个组织的独立性,UCI将LADS设置为一个独立于UCI其他部分的专业法律部门。LADS的成员和其他UCI员工之间的关系和合作受到严格的指导和分配。更为重要的是,LADS不会受到UCI任何的指示和管理。

相反,所有LADS的重要决策都会与外部和独立的法律顾问进行系统的协商。关于协商、决策的详细过程说明都保存在《反兴奋剂程序内部章程》(Internal Regulations for Anti-Doping Procedures)中,该文件是UCI执行委员会于2013年11月通过的一份文件。LADS还规定,所有与外部法律顾问的交流和决定都必须以书面形式进行,这种方法很好地确保了审计过程和结果的清晰,以及后续跟踪、问责程序的流畅。

UCI外部法律顾问

UCI同时与外部和独立法律顾问合作。目前使用的法律顾问来自日内瓦的Lévy-Kaufmann-Kohler律师事务所。外部法律顾问的职责通常是提供全新的意见(除了LADS成员的意见),并在各个环节都提供咨询服务。除此之外,外部法律顾问也参与向体育仲裁法庭(CAS)提出申诉的过程。

UCI反兴奋剂政策委员会

委员会由三个人组成:UCI反兴奋剂委员会主席:Artur Lopes,UCI外部法律顾问的代表Mr Antonio Rigozzi以及UCI总干事。委员会的作用通常是,在LADS与外部法律顾问意见相左,或者不能裁定时(涉及法规原则的问题优先解决),做出决定。

反兴奋剂政策委员会在做出裁定时,会充分考虑个体事件的具体细节和情况。委员会以世界反兴奋剂准则为标准,同时协调、监督有效的资源分配情况,力求最大限度地发挥UCI反兴奋剂项目的作用。

UCI反兴奋剂委员会

该委员会由Artur Lopes教授主持,专业律师Chris Jarvis教授和Marjolaine Viret参与其中。委员会特别规定了UCI反兴奋剂计划的一般规定,并监督UCI反兴奋剂规则草案和修正案的实施。

UCI反兴奋剂法庭

成立于2015年1月的UCI反兴奋剂法庭接管了之前由UCI委托给各个国家自行车协会的反兴奋剂任务,负责处理相关违纪行为的程序和裁决。这确保了在反兴奋剂法庭的管辖范围内,不论国籍,所有骑手都拥有平等的权利和裁决、申诉程序。除此之外,UCI反兴奋剂法庭还确保了裁决法律的一致性。反兴奋剂法庭的法官通过其在反兴奋剂和争议解决领域的杰出表现获得提名,通过推举获得最终职位,且完全独立于UCI。

 

UCI和反兴奋剂:关键步骤

 

自2013年以来,UCI反兴奋剂活动的独立性已经大大提高。但这并不意味着UCI在与兴奋剂的斗争中不再承担责任。相反的,UCI在反兴奋剂方面积极探索,在避免UCI直接干扰反兴奋剂专家(包括技术和法律两个方面)的工作同时,以一种更加中立的身份积极承担相关责任。

上述各机构所拟订的规范以及UCI主席办公室,管理层和行政部门的一切工作,都必须严格遵守《反兴奋剂程序内部章程》的规定。这份由UCI执行委员会在2013年11月批准的文件,非常精确地定义了各个部门的职责,以及组织间的沟通方式。这样既可以保证反兴奋剂活动的独立性,又可以避免因此而产生的各种利益冲突,从而保证反兴奋剂工作的公正性。UCI是反兴奋剂界第一个制定类似反兴奋剂规章制度的组织,UCI实现了在反兴奋剂运动上各项活动和裁决的透明化,各个部分各司其职,严格遵守相关规定。

除此之外,在2014年1月和2月,UCI还委托国家反兴奋剂机构(iNADO)进行独立审计,以确认其反兴奋剂计划的关联性和有效性。在UCI网站上发布的iNADO报告摘要中,UCI已经实施了国际反兴奋剂机构(iNADO)的各项建议,以确保各项活动均达到最优标准。

UCI本身也开创了自行车独立改革委员会(CIRC)这一 前所未有的独立审查标准。2014年1月,UCI设立了自行车独立改革委员(CIRC),相关人员透露,这一委员会的成立旨在“开展一项范围广泛的独立调查,调查了自行车运动中使用兴奋剂的原因,回应了谴责UCI和其他管理机构对此类兴奋剂违规现象所进行的无效调查的行为”。

自行车独立改革委员会(CIRC)报告及其建议在2015年3月全面发布,保证了各项工作的透明性。

2015年,UCI引入了新的反兴奋剂规则,反映了2015年世界反兴奋剂的新法规,进一步加强了自行车运动的反兴奋剂工作程序,对被发现服用兴奋剂的车队实施了惩处(暂停比赛,外加5%的团队预算罚款)。

与此同时,由独立法官组成的UCI反兴奋剂法庭成为了反兴奋剂规章制度的第一个实例。该法庭接手了以前由各个国家自行车协会处理的事务。这种权利主体的变更确保了裁决程序的正当性和法律的稳定性。

该计划的另一个目的是加强与其他反兴奋剂组织的合作。自2014年以来,UCI已经与美国、瑞士、法国、德国、南非、英国等国家的NADOs建立了超过21份正式的合作协议,以协调兴奋剂检查和调查,将UCI的反兴奋剂战略转变为情报主导的方式。

 

如何开展反兴奋剂工作:

从潜在的使用倾向到切实的制裁

 

第一阶段:发现潜在的兴奋剂使用倾向,并将相关信息传达给LADS

  • 在这个过程的初始阶段,有关方面会注意潜在兴奋剂违规(ADRV)的情况,然后将信息送交CADF。当确认有兴奋剂违规(ADRV)的情况,CADF会将案件转交给LADS进行裁决。 最常见的情况有以下几种情况:
  • 车手接受赛内兴奋剂检查。多方可以执行赛内检查:如由CADF委任的DCOs,负责发放参赛许可所在国NADO,运动员目前所在国家的NADO,国家自行车协会或者重大赛事(奥运会和残奥会,英联邦运动会等)的主办方等都可以实施赛内检查,并报告结果。一旦对相关车手实施赛内检查,负责实行组织检查的有关组织需通过WADA开发并监管的ADAMS(反兴奋剂行政和管理体系)系统完成检查记录单的登记。车手的身份认证信息和样本信息在这里记录。从车手身上取得的待测样本会直接被送到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认可的实验室中进行检测,在这个过程中,相关车手的身份信息是全程保密的。此后,实验室会直接在ADAMS(反兴奋剂行政和管理体系)中输入检测结果。在此期间, CADF负责协调和监督被检测车手的所有行动。 CADF将从科学的角度裁定车手是否存在兴奋剂违规情况,如果确认出现违规情况,CADF会将档案如实反馈给LADS。
  • 车手接受赛外检查。这种类型的检查是由CADF委托给第三方合作机构(收样机构IDTM、PWC、GOS或Clearidium)完成。其余的检查流程与赛内检查的工作流程基本相同,在ADAMS中存档,并向WADA认可的检测实验室发送一个匿名样本进行检测,由实验室通过ADAMS向CADF输送检测结果,再由CADF裁定车手是否存在兴奋剂违规的情况,并在必要的时候将档案转呈至LADS。
  • 所有隶属于 UCI世界车队和UCI职业车队的车手都拥有一本生物护照(biological passport)(这种生物护照也适用于任何类别的自行车项目和车手)。通过护照可以对车手实施兴奋剂检查 (赛内或赛外)。只要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认可的实验室将相应的结果提交给ADAMS,ADAMS就会更新车手的资料,更新信息同步呈报由瑞士兴奋剂检测实验室(Swiss Doping Analysis Laboratory)管理的运动员护照管理组织 (APMU)。APMU向审查专家传送档案,然后回收评估报告反馈。如果评估分析的结果不符合生理或病理状况,APMU会将信息传达至CADF,CADF会后续提供受检车手的详细信息。 APMU和检测专家们所接收的检测样本仅以简单的标识区分,没有任何显示受检车手身份的信息。然后,APMU将概要文件和附加信息反馈给第一个检查该概要文件的负责专家,并同时将其转发给另外两个专家。由有三位专家独立分析受检车手的资料。如果三位专家一致认为该检测样本显示的结果是可能使用兴奋剂,则需要由专家们进行电话会议,CADF额外提供几个分析和预分析信息项目,专家们会通过新增信息进行再判断。经反复审查后,如果专家明确宣布发现兴奋剂违规现象,相关车手的档案将会被传递至LADS。
  • 如果骑手在他/她的位置上提供了错误行踪信息,例如反兴奋剂官员不能执行赛外兴奋剂检查,或者如果车手出现“行踪信息填报失败”(whereabouts failure),即在CADF确定的日期后提供的行踪信息。在12个月里,累计3次“行踪信息填报失败”便被视为违规。这样的失败可能会被CADF批准的合作伙伴(IDTM, PWC, GOS或Clearidium)或CADF记录。这一情况与前两种情况相同:检查是否存在兴奋剂违规行为,如果必要的话,会将相关车手的档案传送至LADS。
  • 如果骑手未接受兴奋剂检查 (不能被找到、小时、拒绝兴奋剂检查等情况),该行为会被CADF指定的DCO、相关的NADO或其他授权组织上报至CADF。与上述情况一样,CADF会审核违规情况,收集必要的信息以制定档案,然后将相关信息传送至LADS。
  • 骑手试图篡改兴奋剂检查(例如,试图通过技术手段伪造检测样本或故意破坏检测样本)。以上种种行为必须向检测实验室报告,并向CADF陈述事实,提交记录,记录方式与上文相同。

第二阶段:由LADS管理的案件

当有明显的兴奋剂违规行为时,便会进入一个新的阶段: 这个阶段将判定是否对相关个人实行处罚。 这个阶段由LADS负责, 在此过程中,LADS将会参考对“内部规章”规定程序的每个关键阶段发表第二意见的外部法律顾问的意见。

以下是对兴奋剂违规行为的主要类型的概述:

  • 阳性检测结果 (在被提交赛内或赛外控制后);
  • 生物护照阳性;
  • 在赛外检查中,运动员未能按要求接受兴奋剂检查;
  • “非检测性”兴奋剂违规行为(即不基于检测结果,例如拒绝兴奋剂检查)

上述情况的管理案例

阳性检测结果

ADS从CADF接收到一个阳性检测报告(换句话说,检测到AAF——样本中发现一种禁用物质)。

在检查CADF潜在违规情况的基础上,LADS会通知车手及其所属的国家自行车协会、NADO和WADA车手在兴奋剂检查中出现异常结果。 如果在检查中发现的物质是“未指定的”(即非已认定兴奋剂物质,或“非特定的”物质,存在不能通过与兴奋剂无关的可信原因来解释的物质),车手本人将被暂停比赛。关于暂停比赛的公告也会在UCI网站通报,相关情况同时通告UCI管理层。 这种处理方法也显示了UCI在反兴奋剂问题上的高度透明化。

在这个阶段,车手可以向LADS申请B瓶检测。 如果B瓶检测确认了A瓶检测的AAF检测结果,或者车手自愿放弃这个检测选项,LADS则会要求车手做出解释。

在通常情况下,LADS会在保密车手个人信息的前提下咨询外部法律顾问。有以下两种可能:

  • 外部法律顾问和LADS都认为,有理由进入处罚程序。在这种情况下,车手会被告知适用处罚结果。如果车手接受了处罚,LADS将会把处罚的相关信息传达至UCI管理层以及外部法律顾问,并告知受处分车手的姓名。如果车手对LADS的裁决存在异议,案件可提交至UCI反兴奋剂法庭再裁决。
  • 外部法律顾问和LADS都认为车手不应接受处罚。在这种情况下,将不会启动任何处罚程序。关于裁决不受处罚的信息也将通知UCI、NADO、国家联合会和WADA。

生物护照阳性

如果检测发现了异常的生物特征,则会告知LADS。LADS的通告有以下几种:

  • 告知车手和WADA对其违规行为的怀疑(不公开的);
  • 向车手和WADA发送可证明其潜在违规行文的文件副本;
  • 要求车手提供有关资料的说明;
  • 在被允许的情况下,将车手相关信息告知车手所属的NADO

一旦车手给出了说明,相关文件会被提交给最初评估车手生物护照的专家组。在这个时候,如果专家组没有就继续审理案件给出一致的意见,则会关闭案件。如果三位专家一致认为存在兴奋剂违规,则递交LADS与外部法律顾问协商处理。

运动员未能按要求接受兴奋剂检查

CADF向LADS通报“行踪信息填报失败”(whereabouts failure)。 然后,LADS会通知相关车手,并要求车手对“行踪信息填报失败”做出解释。 在此基础上,LADS根据反兴奋剂条例决定是否记录“行踪信息填报失败”。 一旦被认定,车手会被告知裁定结果,但仍然保留向第三方提请重新审查的权利。 如果车手在12个月里累计三次“行踪信息填报失败”,则会被判定为兴奋剂违规。 此时会交由LADS与外部法律顾问协商处理。

非检测性兴奋剂违规

在潜在的非检测性违规事件中适用的程序与适用于阳性检测结果的程序非常相似。

由CADF告知LADS存在明显的非检测性兴奋剂违规。LADS的调查程序有以下两个部分:

  • 通知车手,并给他/她提供解释说明机会;
  • 收集来源可靠的信息(例如来自有关的国家自行车协会的信息)

自LADS从车手和其他相关来源收集信息时,外部法律顾问开始介入,根据LADS与外部法律顾问之间合作的原则,监督审查过程和结果。对于相关问题,特别是涉及法规原则问题的时候,可诉诸反兴奋剂政策委员。

 

 

欲了解更多关于纯洁体育的信息,请访问国际自行车联盟官网 http://www.uci.org/inside-uci/clean-sport/

新浪微博

男子世巡赛末站精彩回顾

女子世巡赛末站精彩回顾

有机会获得UCI精美奖品,更有车手签名彩虹战衣等你夺取!

一项世界记录被打破,四个世界冠军诞生

新生代主力军荣耀世界舞台

第一轮UCI自由式BMX自行车赛在日本广岛开赛,东道主选手离领奖台仅一步之遥

本次比赛吸引了30个国家参与,其中有17个国家的运动员获得奖牌。

从1958年第一次将女子场地自行车赛纳入比赛项目以来,到2018年, UCI场地自行车世锦赛已经走过了60年。

来自比利时的JOLIEN D’HOORE 和LOTTE KOPECKY创造了UCI场地自行车世锦赛女子麦迪逊赛的第一个记录。

对于新车手来说,脑海里经常会浮现一个疑问:为什么所有的赛事都是逆时针?